開講啦王錫民演講:導彈陣地有我們堅守的夢想

  • 時間:
  • 瀏覽:22
  • 來源:閱讀網

  開講啦王錫民演講:導彈陣地有我們堅守的夢想

  大家好,我是“東風第一旅”旅長,按照當下比較時髦的一個稱呼,我還有另外一個職業,叫“快遞哥”,我的公司名稱叫“東風快遞公司”,我們的服務宗旨就是:東風快遞,全球必達!怎么才能全球必達呢?當然要靠我們的實力和能力,想讓我們送到哪兒,我們一定會把貨物給你送到哪兒。當然我們所送的東西往往都是對方不愿意接收的東西。

  我們旅是我們國家組建最早的戰略導彈部隊,也正是出于這個原因,大家都習慣于稱我們旅為“東風第一旅”。1959年剛剛組建,我們就深居簡出、隱姓埋名,直到1984年的國慶大閱兵才首次揭開了我們神秘的面紗。戰略導彈第一次亮相天安門讓全世界都為之震驚,當時的英國《泰晤士報》有一篇文章,其中有這么兩句話:中國今天第一次把它的導彈家族展現在世界面前,足以證明他們有覆蓋全球任何一個角落的能力和自信。

  到今年為止,我們旅已經走過了五十八個年頭,從繁華的都市到戈壁大漠,從江南水鄉到中原腹地,可以說我們的足跡也是踏遍了大江南北。在不斷地部署調整轉移過程中,我們這支部隊先后圓滿成功發射了幾十枚的不同型號的戰略導彈。這么一支歷史厚重,戰績斐然的戰略導彈部隊到底是個什么樣子呢?起初的時候我也是充滿了好奇。2015年的5月,上任的第一天,我就來到了旅史館,想從旅史館里面找到我心中的答案。進入旅史館,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組反映“爭氣彈”上天的老照片。那是上世紀五十年代,部隊剛剛組建,既缺少裝備,也缺少人才,當時國際上曾經有人斷言,離開了他們的幫助,我們的導彈就永遠也上不了天。但是我們的前輩們就是不信這個邪!二百八十名官兵,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悄然離開了剛剛組建的北京長辛店的老家,一頭就扎進了茫茫戈壁,投入到了緊張的訓練生活之中。沒有教材,他們就組織官兵自己編寫,沒有教具,他們就組織大家自己制造。他們用白鐵皮敲成各種各樣的裝備模型,將蘿卜刻成各種各樣的元器件,甚至把麻繩都當成了電纜線。在最艱苦的時候,他們也一度靠挖野菜,吃駱駝草充饑,但是什么困難也阻擋不住我們的導彈飛天夢!

  經過四年多的艱苦努力,1963年10月25日7時00分,隨著點火指令的下達,一枚導彈騰空而起直插云霄,十分鐘后由落區傳來了導彈精確命中目標的消息,導彈發射取得了圓滿成功,歷史永遠記住了這一次發射。這枚導彈的成功發射,打出了國威,打出了軍威,為我們中華民族爭了氣,也挺直了中國人的腰桿子!后來大家都形象地把這枚導彈稱為“爭氣彈”。

  就在這枚“爭氣彈”發射成功的當天,我們的一任老旅長叫董春儒,在彌留之際,我們老旅長他最大的愿望還是想再看一眼導彈發射的場景。當大家給他播放最近一次的發射錄像時,他激動得滿含熱淚,握著老伴的手說:“老伴,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離導彈陣地最近的地方吧!”他的老伴既心疼又無奈,哽咽著說:“老董啊,我嫁給了你,而你卻嫁給了導彈!”

  先輩們的奉獻精神在我們新一代火箭軍身上,也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和發揚。我給大家看一副對聯,這副對聯的上聯是:左是山,右是山,身在山中何時出山?下聯是:愛著山,戀著山,干在深山誓不出山!這副對聯就是由我部的一名普通戰士所寫成的,當年他也是懷著報效國家的愿望參軍入伍來到了我們部隊,新訓結束后被分到了一個四面環山、密林蔽日的一個山溝的部隊。理想與現實的巨大反差讓他的內心產生了搖動,他打起了退堂鼓。他在給父親的一封信中寫道:左是山,右是山,身在山中何時出山?然而當他后來有機會第一次進入陣地,看到矗立在眼前的高達十幾層樓高的導彈時,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他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馬上要從事的崗位居然和國家的安危聯系得這么緊密。從那以后他變了,變得開始主動地去適應環境,刻苦地鉆研業務,很快他就成為了一名合格的導彈操作號手。在他給父親寫的另一封信中他就寫道:愛著山,戀著山,干在深山誓不出山!

  從何時出山到誓不出山,看起來非常簡單,真是要做起來卻是需要巨大的勇氣。我們的部隊大都部署在大山深處,人煙稀少,交通不便,環境條件相對艱苦,就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陽光,對于守衛我們陣地和導彈的官兵來講都是非常難得的奢侈品。有的分隊一天只能看到兩三個小時的太陽,星期六星期天曬被子都要抱著被子滿院子追著太陽光跑。如果是趕上陣地值守,一天24小時都要待在陣地里,甚至十天半個月都看不到太陽,更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

  通信班長李加華在一次陣地值守的時候,偶然的機會,他發現一名新兵躲在一個墻角哭鼻子抹眼淚,他走上前去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這名小戰士是因為好幾天沒有看到太陽,感覺到心情比較壓抑,心里堵得慌就想哭一場。李班長思考了一會兒,他找來彩筆,在一個白板紙上畫了一個紅紅的大太陽,并且把他們熟悉的菜地、營房也都畫了上去,還畫了一個持槍站崗的哨兵。每天早晨起床以后,李班長就組織大家把太陽升起來掛在墻上,每天晚上休息之前,再把太陽降下來。時間長了,就在陣地內部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升太陽儀式。大家都說雖然生活中缺少太陽,但我們內心深處卻灑滿陽光!這就是我們可愛的戰士,正是由于他們的執著堅守和無私奉獻才挺起了大國的脊梁。

  我們國家的導彈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系統,它涉及到十幾個學科,三十多個專業,大大小小幾百個專業原理。在我們的官兵心中,一枚導彈就是一所綜合大學,入學容易畢業難。給大家打一個簡單的比方,要想熟練掌握一張中等難度的電路圖紙的話,就好比要熟悉記住北京市三環以內的所有的大街小巷和行車的路線。而對于一名合格的操作號手來講,他們要掌握這樣的電路圖十張、十幾張甚至上百張。

  對于我們這支部隊來講,陣地密閉訓練就是比較符合現代戰爭要求的復雜的戰場環境。開展陣地密閉訓練,一開始就要徹底切斷陣地內外的一切聯系,在最關鍵的時候就連陣地外部的空氣都不能進到陣地內部去。訓練過程中,官兵的日常給養要降到平時的一半,生活用水也要限量供應,就連空氣中的氧含量也要降到普通標準的八成。這還不算,在訓練過程中,大家還要穿上厚厚的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在這種環境中訓練,就相當于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區進行高強度的訓練,一個流程下來四五個小時,全身上下都濕透了,官兵們在脫防護服的時候一只靴子都能倒出半碗汗水來。這樣的訓練不是一次兩次,也不是一天兩天,往往一訓起來就是十天半個月,困難之多,挑戰之大,沒有經歷過你是很難想象的!但是我們的官兵,沒有一個人提出退出申請,沒有一個人離開戰位,因為在大家的心目當中都認定了一個理,陣地就是戰場,訓練就是打仗,關鍵時候絕不當孬種!絕不當逃兵!

  記得那是2015年的夏天,我剛剛上任就收到上級的命令,要求我旅赴西北大漠執行實彈發射任務。這是我平生參加過的七次實彈發射中,讓我感覺難度最大,挑戰最高,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進場前按照上級的要求,我們隨機抽點發射單元,當轉盤上的指針指到發射二營那個方位時,發射二營官兵頓時間像炸了鍋,搖旗吶喊,又蹦又跳,興奮至極。發射二營進場后,正在進行緊張的安家和宿營工作,突然又收到導演部的命令,要求他們要提前七天完成實彈發射任務,必須嚴格按照時間節點準時準點發射,發射的窗口只給了短短的一分鐘,超過這一分鐘,就算這次任務失敗。看了命令,我也為發射二營捏了一把汗,因為這個計劃變動之大,要求之高確實史無前例。當時我通過遠程指揮信息系統大聲問發射營長:“能不能完成任務?”發射二營營長立即站起來高聲回答:“保證完成任務!請首長放心!”這話說起來簡單,具體要落實起來那就沒那么容易了。

  時間緊、任務重、要求高,如果按部就班的話他們就肯定完不成任務。受領命令后,發射二營緊急召開了一個會議,果斷啟用了快反流程,在一些關鍵的崗位上采取了人歇裝不歇,連續操作的方式。通過一系列的措施,發射二營居然將發射準備時間一下壓縮了五分之四,為圓滿完成任務贏得了寶貴的時間。按照命令的要求,上午10時30分20秒,導彈準時點火順利升空,幾十分鐘以后,導彈準確命中目標。這個五分之四來得太不容易了,它凝聚了我們官兵平時多少的心血和汗水呀!如果說1963年我們打的那枚是揚眉吐氣的“爭氣彈”,那么這一次,我們打的就是一枚隨時能戰的“硬氣彈”!

  偉大的祖國就是我們堅守的陣地,國家安全就是我們永遠追求的夢想!就像一首歌里所唱的那樣,“祖國輕易不用咱,用咱就是出重拳”!雖然我們始終也沒有和敵人正面對決,但是我們時刻準備著,準備隨時亮劍那一刻!謝謝大家!

  【開講啦王錫民演講要點】:

  1、“東風第一旅”在1959年剛剛組建,我們就深居簡出、隱姓埋名,直到1984年的國慶大閱兵才首次揭開了我們神秘的面紗。

  2、“老伴,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離導彈陣地最近的地方吧!”他的老伴既心疼又無奈,哽咽著說:“老董啊,我嫁給了你,而你卻嫁給了導彈!”

  3、從“左是山,右是山,身在山中何時出山?”到“愛著山,戀著山,干在深山誓不出山!”這名戰士經歷了什么?

  4、面對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都看不到太陽的情況,陣地內部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升太陽儀式!

  5、要想熟練掌握一張中等難度的電路圖紙的話,就好比要熟悉記住北京市三環以內的所有的大街小巷和行車的路線。

  6、如果說1963年我們打的那枚是揚眉吐氣的“爭氣彈”,那么這一次,我們打的就是一枚隨時能戰的“硬氣彈”!

  • 開講啦張智演講稿:一個新總師的心路歷程
  • 開講啦陳愛蓮演講稿:你是因為理想毀滅而變老
  • 開講啦呂思清演講稿: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聲音
分頁:123
精彩推薦:勵志 | 開講啦王錫民演講:導彈陣地有我們堅守的夢想來源于:http://www.ohssmg.live/xsphb/197964.html
安徽福彩15选5走势图